北京+重庆|京渝双园记

2019-07-09 287 ℃ 导读

导读 : 北京+重庆|京渝双园记

导读 : 北京+重庆|京渝双园记


北京+重庆|京渝双园记


二十几年的军旅生活虽然已经让张迈渐渐习惯北方文化,但内心深处仍然对重庆的巴渝风光魂牵梦萦,怀念幼时的坡坡坎坎和两江水,还有仰着头看星星的小院夏夜。她于是在重庆和北京两处住所都设计了绿意盎然的庭院,在京渝之间过着一种平衡的双城生活。舞台上穿上军装的她是英姿飒爽的军旅歌手,生活中的她却又是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爱摆弄花草的感性女子。

张迈

著名军旅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

@重庆巴渝小院暗藏北方文化

重庆住处的后院是露天的,与小区环境形成了很好的融合,张迈借力借光借空间,把小区景观引入院内,延伸了院子的景深。起初想设计几面高墙,把小院独立开来,后来索性用植物做屏障,让整个小区景观都成为小院的背景,半开放的格局才让视野更宽广。


北京二十多年的生活让她留恋,于是萌生了仿照明代古长城上的烽火台做一面矮墙的想法,她亲自带着工人把重庆乡下老旧的砖块拉到城里来,一面一面砌上,有高低、有凹凸,她说,“这是中国的微型景观长城,也是我的五线谱”。烽火台上的瞭望口,也被她种上了石斛,这个南方小院在历史文化上又与北方的家有了呼应。砖块从乡下拉过来的时候还带着青苔,工人们原要把青苔擦去,张迈坚持要留着,让湿润的苔藓在院子里继续生长。



院子里种了几十种不同的盘根错节的石斛,与千年何首乌、龙爪蕨等植物形成了极美的天然屏障,湿润繁茂的小院甚至惹得野鸟也来筑巢,清晨被院子里的鸟儿唤醒,也是一种美妙的体验。乡下的磨盘被她拿来做小院的户外圆桌,喝茶、会友都在这里进行。院子里的秋千原本张迈并不打算留下,担心略幼稚,但好在秋千的色彩和材质与小院的整体风格十分契合,便留下来做了一个休闲角落。



重庆夏季要么高温40℃以上,要么持续降雨,对植物的生存是极大的威胁,她每天早晚各一次检查院内的植物,是否晒枯是否被雨水浸泡,三伏天的时候她甚至悬空给石斛撑起一把伞。张迈现在每天至少要花2个小时打理院子,松土、浇水、打扫尘土、修剪枝叶,家里随处都有手套、铲子、锄头、花剪等工具,随时准备忙活起来。



小院带来的回馈是巨大的,种植的大量石斛是酷暑天最好的滋补药引,张迈会把石斛洗净切碎放入搅拌机中,加入适量蜂蜜,调和成石斛蜂蜜汁,退体内燥火,健脾润肤。重庆的盛夏酷暑难耐,张迈的小院子反合乐娱乐而成了避暑的好去处。



当然,除了物质上的补给,小院在精神上也给予张迈不少感动,譬如会因为突然看到一片抽新的嫩芽而欢呼,会因为没有照料好一株幼苗而自责。某一天雨后的早晨刚醒来,看见石斛园马槽里的睡莲开得正好,野生蘑菇也冒出了头,张迈欣喜地拍照发朋友圈,在她看来,在这个院子里获得的成就感不亚于事业上的成就。



张迈给重庆的小院取名叫“慧心房”—慧心如兰,安之若素,不管在外奔波多么辛劳,回到小院即刻就能把烦恼和疲惫抛诸门外。接下来,张迈准备在家乡做一场“重庆民间音乐十日谈”寻声之旅,家乡似乎是她的软肋,只要是跟家乡有关的事情,她始终尽心尽力。



重庆的造园过程



@北京北方小院重现巴渝生活


张迈把北京住处的欧式书房拆了,家人觉得她一定是疯了,在寸土寸金的首都,竟然拆掉一间书房,去做小院的梦?质疑声中,在某个风沙和柳絮肆虐的季节里,她执着地还原了记忆中的巴渝小院。

北京的家是楼房,不具备露天的条件,但张迈还是想了不少办法。无法实现户外庭院的篱笆,她就定制了两扇木栅栏,绿植的枝条从栅栏的缝隙间探出头来,倒也有些篱笆的巧思。吊顶下面的茅草棚是用一捆捆茅草围成的,古朴得很。窗台边的小木船是从旧货市场淘来的,张迈幼时在长江边长大,听老人们讲过纤夫的故事,小木船承载着童年的记忆。



院子的硬装难度很大,要把青石板、老石头、流水等设计在20多平方米的北方室内环境下,是个不小的难题,而软装方面,如何在空气干燥、水质较硬的北方种植南方花草,也是个挑战大众娱乐官网。


张迈从重庆把酸性土壤、苗圃和肥料运过来,更适合南方盆栽植物的生长;南方随处可得的青苔到了北京反而成了花卉市场的“香饽饽”,张迈在角落里设计了一处小井,青苔、流水、鹅卵石就是一个南方小院里的故事,张迈常说,“青苔合乐是天雨给老石头穿上的一件最漂亮的衣裳”,湿润的苔绿让她感觉被春天包围着;既有观赏价值又有药用功效的石斛是从云南西双版纳及海南运过来的,对保护嗓音有很好的效用;还有“迷你荷叶”铜钱草、神似干花的兔尾草等。养护了四年后,院子里的品种多达三十余种,张迈甚至被朋友们称为“京城石斛家养第一人”,其中的辛劳与喜悦她都珍藏于心。



看似娇柔,但不娇弱,张迈常打趣自己是个“放下麦克风就拿起扫帚”的人。维护一院子的花花草草,并不是个容易的活儿—北京气候干燥,张迈买了专门的加湿器给院子加湿,此前还尝试过空中喷淋,但苦于北方水质较硬,小试一段时间后即改成了用喷壶浇水。把重庆老家的院子搬到高楼,让地板也kk娱乐开了花,记忆中的小院得到了很好的还原。



小院里的旧家具和旧器物是张迈从旧货市场里淘回来的,木雕、东南亚佛像、老旧的陶花瓶,张迈十分偏爱老旧的物件,“老物件是时光留下的印记,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张迈渐渐也与旧货市场的商贩和花农成了朋友,她常常去花卉市场一待就是半天,与花农们交流花草打理的经验,久而久之也成了经验丰富的园艺达人,小院也在她的照料下欣欣向荣,在北京雾霾最严重的时候,张迈的院子仍然四季如春。



《瑞丽家居设计》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安岭文/浮浮摄影/肖先生、张迎部分图片提供/张迎


本站所收集的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公开资料,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本站仅为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

所有人都有的小动作,却常导致眼部疾病
环保、民生属性更优先,成本下降空间有限,《生物质电价政策研究报告》正式发布!